<acronym id='c3xv'><em id='c3xv'></em><td id='c3xv'><div id='c3xv'></div></td></acronym><address id='c3xv'><big id='c3xv'><big id='c3xv'></big><legend id='c3xv'></legend></big></address>

    1. <i id='c3xv'></i>
      1. <tr id='c3xv'><strong id='c3xv'></strong><small id='c3xv'></small><button id='c3xv'></button><li id='c3xv'><noscript id='c3xv'><big id='c3xv'></big><dt id='c3xv'></dt></noscript></li></tr><ol id='c3xv'><table id='c3xv'><blockquote id='c3xv'><tbody id='c3xv'></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c3xv'></u><kbd id='c3xv'><kbd id='c3xv'></kbd></kbd>
        1. <dl id='c3xv'></dl>

          <fieldset id='c3xv'></fieldset>
          <i id='c3xv'><div id='c3xv'><ins id='c3xv'></ins></div></i>
          <ins id='c3xv'></ins>

          <span id='c3xv'></span>

          <code id='c3xv'><strong id='c3xv'></strong></code>

          高曉松、馬東合體搞音樂,《樂隊的夏天》暴露瞭他們的中年危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激情爱爱舔胸视频_激情床戏呻吟在线av_激情床震视频大全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鋒芒智庫丨沐漁
          青峰,你們的樂隊還好嗎?
          很好,隻不過我最近在solo(單獨行動)
          所以就不想回原來那支樂隊瞭嗎?
          我出來放個風而已
          那你這個風放的時間有點長吧
          《樂隊的夏天》中馬東頻頻cue到吳青峰關於蘇打綠休團一事。
          關於樂團,其近年來在華語音樂市場中的日漸式微已無需多言。紅極一時的舊團逐漸衰落,可以扛起主流大旗的新團仍未出現,主流市場上樂團文化的斷層,已經成為一個不爭的事實(推薦閱讀:《樂團文化衰亡史:超級樂團缺位,新舊斷層,回歸小眾》)。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音綜《樂隊的夏天》的播出更具有瞭一些不一樣的意義。而同樣聚焦亞文化的樂隊能否復制當年嘻哈的出圈,這對於出品方兼制作方的米未傳媒而言,同樣關系到其在《奇葩說》之後的下一步發展。
          樂團題材是塊硬骨頭,小眾命門圈層難破
          話不多說,《樂隊的夏天》首播戰績如何呢?有沒有完成S+級綜藝應有的市場反響呢?口碑方面,截至目前,其豆瓣評分為7.4分,相比此前的樂團綜藝有所提升,但與同為二季度播出的優酷《這就是街舞2》9.5分、騰訊視頻《忘不瞭餐廳》9.4分相比仍有較大差距。

          市場熱度方面,《樂隊的夏天》25日晚首播結束後,愛奇藝熱度指數顯示數據為4500+,位於綜藝熱度榜的第7名,被《奔跑吧3》《向往的生活3》《我是唱作人》《極限挑戰5》等多檔節目甩在瞭身後。客觀而言,首播當日的數據還需次日發酵方能更有市場參考意義,截至26日發稿前,《樂隊的夏天》位於愛奇藝站內綜藝熱度榜第3名,相比首播當日有所提升,但距離第一二名仍有差距。

          站內尚且如此,放到市場中與其他平臺共同角逐時競爭表現又當如何呢?筆者將會繼續關註節目的後續變動,以期《樂隊的夏天》能為樂團文化帶來真正的夏天!
          有趣的是,小熒屏上樂團大戰拉開序幕,大銀幕上也正在上演一代樂團五月天的故事,音樂紀錄片《五月天人生有限公司》24日上映以來累計票房2889.9萬,豆瓣8.8分,圈錢電影超長MV演唱會錄影在一眾粉絲濾鏡下的評論中,仍不時會看到這些不太和諧的字眼。小眾文化的樂團題材註定隻能是粉絲圈層裡的狂歡。

          而相比樂團電影口碑與票房的不成正比,一直以來樂團綜藝在口碑與收視上的雙雙折戟,則協調瞭很多。2017年江蘇衛視播出的《中國樂隊》豆瓣僅4.9分,收視上令江蘇衛視險些跌出前10,甚至一度被安徽衛視、山東衛視、四川衛視、天津衛視等二三線衛視碾壓。2018年CCTV音樂頻道也曾推出樂團綜藝《超級樂隊》,而最終口碑與收視也同樣不太可觀。


          從此前市場情況來看,樂團題材註定是塊兒硬骨頭,而作為首次從語言類節目跨界音樂類節目的米未傳媒要想拿下這塊兒蛋糕,顯然並不容易。
          訪談式銜接、插畫風後期,缺乏經驗能否有可取之處?
          口碑與熱度均有些不上不下的《樂隊的夏天》,究竟是一檔怎樣的樂團綜藝呢?相比此前的樂團綜藝、音樂節目是否有不同之處呢?米未傳媒首次操刀的音綜到底成色幾何?
          從首期來看,《樂隊的夏天》賽制十分簡潔,排位賽31支樂隊晉級15支,而決定權便掌握在樂迷手中。100位大眾樂迷每人1票,20位專業樂迷每人2票,由高曉松、張亞東、吳青峰、喬杉、馬東(首期暫無歐陽娜娜)組成的超級樂迷每人10票。雖有不同年紀、不同地域、不同職業、不同標準的樂迷們參與,但這樣的投票方式在一眾節目中並無太多新意。

          賽制雖然簡潔普通,但《樂隊的夏天》相比此前的諸多音樂節目而言也有不少個性之處。馬東擔任主理人的過程中,在樂團表演間隙穿插訪談,訪談內容十分跳脫,因此便出現瞭馬東追問吳青峰關於蘇打綠休團一事的熱鬧場景,也八卦出瞭皇後皮箱樂隊成員之間的愛情故事。這樣的節奏把控增加瞭節目在舞臺表演之外的看點,照顧瞭對樂團知之甚少的部分觀眾,但弊端在於,對忠實樂迷觀眾而言,這樣的畫蛇添足之舉難免有些顧此失彼。
          除瞭馬東的訪談式銜接,《樂隊的夏天》還有一大獨特之處便是其插畫風格的後期。在節目中隨處可見充滿夏天元素的系列貼紙,這為節目形成瞭獨特的視覺體驗。然而從語言類節目到音樂類節目,米未傳媒需要跨越的障礙還有許多,團隊過去缺乏音樂節目的制作經驗,這反應在節目的最終制作與呈現上的不成熟便十分明顯。

          就舞美設計而言,在顏色搭配上,自《中國好聲音》以來,國內的音樂節目十分追求舞臺的純凈與質感效果,為追求統一協調性,工作人員與嘉賓的衣服都需統籌,如《中國好聲音》的黑紅經典搭配,《明日之子》深藍配橙紅,《創造101》的粉色系包裝,《青春有你》采用藍黃碰撞主題色呼應節目主題,主題色之外則往往采用黑色進行統一,但不走尋常路的《樂隊的夏天》則延續瞭奇葩說式舞美,五顏六色一樣不少,色塊組合十分鮮明。

          《樂隊的夏天》演播廳一角
          而在其他舞臺設計上,過去音樂節目從舞臺功能區劃分,到燈光煙霧的配合,往往大繁至簡,以幫助觀眾聚焦作品本身,如《歌手》的燈光舞美便是簡約極致。而在《樂隊的夏天》中,本就不規則的演播廳被劃分為A、B兩個舞臺,還有觀眾區、嘉賓區、控制臺散落其間,這使得節目不管是全景還是運動鏡頭都有些雜亂無章。而讓觀眾眼花繚亂的除瞭零散不規則的功能劃分,還少不瞭全場600多把發光吉他的功勞,加上燈光後整個演播廳都在發光,這令觀眾的註意力很容易被分散。

          《樂隊的夏天》演播廳全景
          在拍攝剪輯上,《奇葩說》這類語言節目對拍攝剪輯的要求並不高,幾個基礎的景別機位便能處理好,而到瞭音樂類節目中,拍攝與剪輯無疑對節目的最終呈現效果至關重要。《奇葩說》中常常出現的鬼畜剪輯在《樂隊的夏天》未必適用,如第一期中為瞭給觀眾普及什麼叫朋克,將我要吃烤鴨我要玩遊戲等表演歌詞進行瞭一番鬼畜剪輯後,不僅沒有科普效果,反而容易令觀眾對朋克產生隻有膚淺、無腦、口水的認知。

          從賽制、後期、舞美、拍攝、剪輯等方面來看,《樂隊的夏天》在展現自身獨特性的同時,或許還應考慮一下觀眾的想法。
          《奇葩說》後繼無綜,馬東與米未也有冬年危機?
          音樂綜藝在前幾年的開發中,呈現形式上的創新被挖掘殆盡,如專業競技的《歌手》、星素結合的《我想和你唱》、懸疑競猜的《蒙面唱將猜猜猜》、藝人跨界的《跨界歌王》、男女對唱的《這就是歌唱對唱季》等。而與此同時,在《中國有嘻哈》後,音樂節目的開發進入到瞭對題材細分的挖掘上,如聲樂演唱的《聲入人心》、電音文化的《即刻電音》以及這次展現樂團文化的《樂隊的夏天》,題材的垂直細分成為音綜破解發展難題的著力點。
          但對於《樂隊的夏天》的出品方兼制作方的米未傳媒而言,這檔節目不僅關系其綜藝板塊的發展,更關系到米未自身的轉型發展。2015年正式成立後不到一個月,米未傳媒便獲得瞭創新工場、真格基金等投資方的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有著《奇葩說》成功光環的米未傳媒可謂含著金湯勺出身,但米未還想要更大的蛋糕。

          北京米未傳媒有限公司股權結構
          在綜藝制作之外,米未傳媒簽約瞭從《奇葩說》走紅的馬薇薇、顏如晶、范湉湉、肖驍等網生藝人,發展藝人經紀業務,並結合自身優勢推出付費音頻產品《好好說話》,進軍數字音頻。除此之外,其電商業務也在佈局中,通過米未小賣部出售粑粑瓜子、狼人殺卡牌等配套衍生品,商業版圖覆蓋瞭產業上下遊的各個環節。
          米未傳媒全鏈路佈局、多條腿走路的戰略成績如何呢?除瞭自傢節目外,米未藝人的發展資源並不多,而比起嘉行、壹心、樂華等公司其在藝人經紀運營上也存在明顯的專業差距,因此經紀業務板塊兒很難有新的增量;在數字音頻方面,《好好說話》在喜馬拉雅的播放量為8088.2萬,而相比第一部,第二部下滑嚴重;在電商方面,米未小賣部淘寶店鋪已悄然下線,官方微博停留在2018年9月,評論中隻留下幾位粉絲找不到店鋪的困惑

          米未小賣部下線
          其他業務不景氣的同時,業務線中最核心的綜藝制作又如何呢?奇葩說IP火爆一時,推出瞭系列節目《奇葩來瞭》《奇葩大會》,此外還有《飯局的誘惑》《拜拜啦肉肉》《黑白星球》等節目相繼上線,但卻沒有一檔能夠從《奇葩說》手中接過大旗,奇葩說價值持續消耗,新的爆款姍姍來遲,米未應該如何續命呢?

          轉型成為瞭擺在米未傳媒前進路上的一道關卡,從語言類節目到音樂類節目的跨界,關系到的是資本對米未內容生產的信心。而對於27歲才開始進入電視行業的馬東而言,《奇葩說》之前,其在公眾心中的形象離不開父親馬季,直到《奇葩說》爆紅後,馬東才憑借自己的舌燦蓮花、睿智幽默、犀利獨到獲得大批年輕人的喜愛。
          《奇葩說》的馬東懂年輕人嗎?是的,他很懂,也因此《奇葩說》很成功。但現在的馬東還懂年輕人嗎?未知。

          《樂隊的夏天》節目開篇,馬東便在一段VCR中表示:鄙人先天的五音不全,天生音癡,科學傢說人類裡有百分之三的人因為基因缺陷,7個音裡隻能聽見5個,而我隻能聽見4個。並沒有音樂天賦甚至基礎的馬東,開始做音樂節目,這種避長揚短的做法是否可取不得而知。
          結語
          從《樂隊的夏天》來看,樂團文化想要實現嘻哈當年從小眾到大眾的復興,還有一段路要走,這既關系到整個娛樂行業的發展,也關系到一點運氣問題。而從語言類節目到音樂類節目,米未和馬東都走出瞭屬於自己的舒適圈,然而對於音綜這個全新的領域而言,他們同樣也還需要進步。